Cninin.COM 旨在同各位網友分享最新,最快的互聯網資訊!

彭蕾卸任:8年來她如何帶着支付寶逆襲的?

ond發布于2018-04-09 23:04:00來源:華商韬略閱讀:163172

  文/華商韬略

  今天一早,馬雲向員工發出了一封内部信宣布,彭蕾将卸任螞蟻金服董事長,螞蟻金服 CEO 井賢棟将兼任董事長一職。

  在此之前,彭蕾為螞蟻金服奮鬥了八年。這期間,螞蟻金服從“随時會死”的支付寶,成長為估值 750 億美元的獨角獸。

  随時會死的支付寶

  2010 年 1 月 23 日,當 1000 多名支付寶員工興沖沖趕來參加年會時,沒有迎來歡喜沸騰的舞樂,卻在一片黑暗中,沉默地聽着一段段充斥着用戶抱怨、批評、唾罵的客服電話錄音……“爛,太爛,爛到極點。”馬雲的怒斥更是把時任支付寶總裁邵曉鋒當場罵哭。

  就是這時,作為“技術小白”的彭蕾,被任命支付寶 CEO,扛起了打造“支付神器”的重任。在接手支付寶之前,彭蕾在阿裡管人力資源、事務、行政、市場......做得最久的是首席人才官,是阿裡員工“親切的家人”,守衛聖城的“雅典娜”。但接受支付寶後,這位守護女神卻要身披戰甲,開疆擴土。

  支付寶于 2003 年下半年上線,主要目的是為了解決網購支付的信任難題。剛開始時,支付寶團隊配置比較簡陋,客服隻有兩個外線電話。

  但支付寶生而逢時。2004 年,中國銀行業開始搞網銀,苦于沒應用。支付寶一步步與各大銀行對接,跌跌撞撞折騰 7 年,才有了用戶 2.7 億、日交易量 12 億的輝煌成就。此外,作為網購的“必備品”,随着阿裡購物平台、淘寶的成長,支付寶發展也一日千裡。

  随着這款應用的發展,問題也越來越多。網絡支付是一個很有前景的行業,但涉及金融的業務既敏感又要保證絕對安全。支付寶越壯大,馬雲和團隊越發如履薄冰。馬雲還曾主動表示:支付寶随時可以獻給國家。這個姿态無奈又玄妙,卻給企圖扼殺支付寶的人莫名吃了顆定心丸,為發展赢得了時機。

  即使如此,彭蕾接手時,支付寶也已經是“内憂外患”。

  除了内部要解決的技術性問題,支付寶也已是“十面圍城”,電信運營商、互聯網巨頭和金融機構都看清了支付市場的前景,紛紛闖入要分一杯羹。

  當然,支付寶有淘寶、阿裡巴巴這些固若金湯的“護城河”,守成求穩不足慮,但開拓進取則極難。尤其是 2010 年,央行發布第二代網銀,“國家隊”強勢加碼,有人覺得支付寶的好日子到頭了。

  日拱一卒

  不料,對于這些,彭蕾表示熱烈贊成、堅決擁護。

  然後,她轉頭開始雙管齊下,一邊在技術方面下功夫,不斷完善支付寶網購功能;一遍開疆擴土,默默地帶着團隊将業務拓展到公共事業繳費。

  彭蕾這步棋走得很接地氣,更接用戶的。

  彼時,金融機構越強大,越不願意幹這件“髒活累活”——将所有城市、所有基礎設施的支付系統全部打通:供水、供電、供氣、通訊、網絡等等。并不是他們沒資金、沒技術、沒能力,而是這事吃力不讨好。

  可彭蕾不管那麼多,指引着團隊将這件事做到了極緻。每座城市、每個管理部門,一家家談合作,一個個改系統,與支付寶銜接、測試、運轉……

  日拱一卒,支付寶不間斷地幹着這件巨大的“小事”,直到今天。因為付的是“小錢”,所以根本沒利潤。彭蕾把這事幹到了底,這番紮實的苦功無人超越。加上淘寶購物平台交易額年年翻着往上漲,支付寶早已征服了億萬國人的心。

  曾被傳接班人

  2012 年,彭蕾接任支付寶的第 3 年,發生了幾件大事:

  5 月,支付寶獲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(為推出餘額寶做準備);

  6 月,完成對香港上市公司私有化;

  9 月,引入國開行和中投,完成對雅虎持有的 76 億美元股份回購(為在美國重新上市做鋪墊)。

  幾番大手筆,彭蕾在其中居功至偉,成為馬雲完成史詩級戰略目标的神助攻。

  2013 年 1 月,馬雲宣布要辭去 CEO、委任接班人時,坊間還一度熱傳,彭蕾會成為接班人的不二人選。不過随後答案揭曉,馬雲交棒陸兆禧,彭蕾出任阿裡小微金融服務集團 CEO,承接再造阿裡的重任,繼續攻城略地、開拓新邊疆。

  支付寶的一次劫難

  人們也無限期待着“女版馬雲”創造新奇迹。但突然之間,“對頭”殺上了門。2014 年 3 月,中國四大銀行(中農工建)宣布,全面下調快捷支付額度,以“保護用戶資金安全”。

  但誰都知道,這是支付寶的一次劫難。果然此後不久,工行便斷然關閉了支付寶所有快捷支付接口(浙江分行除外)。

  而這個劫難的因果要從 2008 年,阿裡計劃做餘額寶說起。

  當時全球鬧金融危機,馬雲說過句霸氣側漏的話:“如果銀行不改變,那我們改變銀行!”而改變的切口是餘額寶。

  支付寶創立多年,被用戶诟病最久的是:錢在支付寶上為什麼沒利息?這事其實阿裡有點冤,支付寶不是銀行,當然沒有利息。但實際上,銀行會給支付寶利息。于是彭蕾覺得不公平、不地道,琢磨着要把“利息”給用戶。恰好此後阿裡有了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,于是搗鼓出餘額寶。

  2013 年 6 月,支付寶找到當時連年虧損、決意創新的天弘基金,合作推出了餘額寶。餘額寶投資标的是貨币基金,收益比儲蓄略高。以前的投資門檻在 1000 元以上,餘額寶将其降到了 1 分錢。

  這不是多大的創新,卻迅速橫掃了金融市場。

  彭蕾的運氣好到爆。餘額寶剛上線,就趕上了百年不遇的“大錢荒”。當月,金融機構本指望流動性釋放,哪知道“央媽”性情大變,搞起了教訓商業銀行的“壓力測試”,貨币市場饑渴難耐、利率飙升,餘額寶年化收益率突破6%。老百姓奔走相告,銀行存款蜂擁湧入餘額寶,又從餘額寶進入貨币市場,結果又以更高的利率被銀行借走。

  銀行欲哭無淚。本來錢就不夠,這些原本“屬于”銀行的存款在貨币市場轉了個圈後,又以更高的利率回到銀行,讓過慣了好日子的銀行極其窩火。

  當然,上述這些老百姓不管,用餘額寶能多些零錢收益,何樂不為?僅一年多,天弘基金鹹魚大翻身,用戶破 1 億,成了中國基金行業老大。

  餘額寶爆發的威力,讓金融界為之震驚,監管部門也很快踏破了支付寶的門檻,央行、證監會、審計署等部門魚貫而入,一周一回。

  金融業務很敏感,也要絕對安全,所以監管并不喜歡爆發和意外,因為這意味着風險不可控,危機不可知。但監管 Party 搞了 40 多次,沒啥大問題,監管當局也整明白了餘額寶咋回事。

  于是,借着有人炮轟餘額寶是“吸血鬼”的話茬,央行行長周小川明确表示:“央行不會取締餘額寶。”

  餘額寶沒問題,商業銀行更擔心。

  彭蕾卻知道,銀行家們究竟擔心啥。她迅速對餘額寶的定位做出了解釋:餘額寶不是阿裡的戰略級産品,它從來不是為了颠覆誰或打敗誰而生。銀行才是金融體系的主動脈,互聯網金融隻是毛細血管。有争議,理性溝通完全能解決。

  明面上,彭蕾給足了銀行大佬們面子;溝通中,彭蕾則用數據說話。餘額寶總量看着大,但跑出來的存款隻占存款總量的1%,對銀行來說毛毛雨;餘額寶人均投資才 5000 元,這說明,跑出來的本來就是銀行懶得招呼的小客戶。

  銀行這才漸漸明白過味來,支付寶和銀行搶的,根本不是一碗飯。而去年,螞蟻金服還曝光了股東陣容,其中包括社保基金、中投海外、建信信托、中國人壽、中郵集團、國開金融、等一系列“國字頭”機構。

  這世界不怕冷靜的人,也不怕瘋狂的人,怕的是又冷靜又瘋狂的人。在瘋狂紛亂的變局中,彭蕾柔軟冷靜的力量,化解了一場突如其來的危機,還鋪好了後路。

  估值堪比百度等巨頭的獨角獸

  2014 年 9 月 19 日,阿裡巴巴在紐交所成功上市時,被不少投資家門惦記的、最具想象力、最神秘的資産——卻已從上市公司中剝離,交到了彭蕾手裡。

  一個月後,這個籌建了 19 個月的金融集團正式成立,人們稱其為螞蟻金服。截止那時,它旗下包括:支付寶、餘額寶、招财寶、螞蟻小貸、網商銀行等。

  而真正的力量,則爆發于無與倫比的雲計算和大數據平台:接駁着 200 多家金融機構,每天支撐着 10 億次天量支付,每秒能承受 8.59 萬筆的峰值交易,成為全世界支付力最強平台。

  但,這仍然是冰山一角。

  樹大招風,在黑暗的角落,螞蟻金服還承受着世界上最恐怖的互聯網攻擊,有數據統計,螞蟻金服每天要受到數億次的黑客、惡意程序攻擊。

  面對這些,作為“技術小白”的彭蕾,隻能硬扛。

  據說,團隊那些絕頂聰明、邏輯性強的技術男,經常把彭蕾說得啞口無言,但她還是要遵循直覺做指導。錯了,就認慫;對了,就要照目标走下去,堅決幹到底。

  此前,彭蕾極力推動螞蟻金服“去 IOE”化(即去掉 IBM 的小型機、Oracle 數據庫、EMC 存儲設備,代之以自主在開源軟件基礎上開發的系統)。但技術人員看來,這不是胡扯嗎?那是世界上最頂尖的數據庫軟硬件搭配。自己搞,怎麼搞?

  彭蕾自然不知道怎麼搞,她就知道這事必須搞、找大牛搞、堅持不懈搞……而最終,技術團隊真的搞出來了。

  有了強大的技術支撐,金融業務更安全,而彭蕾再說出“金融的本質是數據”,便讓人服氣。當然,彭蕾更關注的還是用戶體驗,付小錢是不是方便、存餘額有沒有風險。為保證體驗良好,她常年猛刷各種體驗帖,有不爽就要去改,要的就是小創新帶來的幸福感。

  如今,那個曾内憂外患的支付寶,已經發展成用戶數億,估值堪比百度等巨頭的獨角獸。去年開始,更有市場傳言,螞蟻金服已經在籌備單獨上市。雖然時至今日,還沒有具體明确的計劃,但今天其如此重大的人事變動,卻被不少人看作是它上市前的準備動作。

  據内部信透露,未來,這位曾業内震驚的女戰神,将通過 Lazada 參與全球化業務,同時繼續在女性和兒童權益保護方面的工作。

  不知此後,彭蕾還會創造怎樣的奇迹?

熱門推薦
微信公衆平台
郵件訂閱
輸入郵箱,訂閱每日新鮮資訊~